登录站点

用户名

密码

账户类型

注册

不是影评的影评——也说唐山大地震

2已有 513 次阅读  2010-08-06 09:17   标签影评  唐山  大地震 
如果,我不是一个唐山人,看完这部片,我会怎样?
在看完唐山大地震时,我不禁问自己这个问题。
也许我会流泪,会感动,会感同于某种悲情的气氛,并从而引发出一连串表面化的唏嘘。
但是,我不会震撼,不会折服,不会思考。更不会深究,这一次发生在特殊年代的天灾背后,究竟隐藏了多少潜台词。
前者是因为,我一向是容易被故事感动的人。尤其是关于亲情。
后者是因为,这部以唐山大地震为题的电影,实在是似是而非。想想还是原小说余震的题目更适合这部电影。对我们来说,它只是故事。承担不起历史的思考。那家人的悲欢离合,甚至可以无关乎地震,无关乎历史。历史是背景,思考请随意。如果太认真,你就输了。
可是,我是唐山人。所以,在看这部片的时候,我不得不认真。
且不说片子里蹩脚的唐山话让我听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也不说徐帆哭天抢地神神叨叨的对白让我怎么看怎么别扭。更别说后面一系列神奇的老外大款奇遇记。单就唐山大地震这五个字,想必值得挖掘的,也不止于此吧。
倒不是说一定要拍成纪录片。但我总觉得,讲故事,其实也可以鬼斧神工一点的。如果说人物完全脱离了地震,又何必叫一个如此荡气回肠的名字。
记得小时候,某停电的夏日晚上,我干过这么一件事。就是对着妈妈保存下来的一张老照片指指点点。那张照片是我娘上学的时候保存下来的他们专业所有人的全家福。我小时候比较的虚荣,一张照片,专挑漂亮的叔叔阿姨指,边指边问问题。其实现在想来,当时的对话颇为诡异,大致如此:
我:这个阿姨是谁呀?我娘:XXX。我:她现在在哪儿。我娘:地震砸死了。。。。
我:这个叔叔是谁呀?我娘:XXX。我:他现在在哪儿。我娘:地震砸死了。。。。
停电的晚上,借着烛光,这么指来指去,一张照片上就没剩下几个活人。
这大概是我生平第一次直面地震给我带来的影响。小范围取样的结果概括起来就是,超过50%的死亡率。当时地震的惨状,可想而知。而电影里,似乎回避了这个问题。
按理说,一觉醒来,就发现这么多人挂了,放一般人身上,第一反应肯定是受刺激,巨受刺激。为了表现这巨大的刺激,导演安排徐帆跳起来哭天抢地,骂老天爷。
我也曾经想过,如果换了是我,我会怎么样做呢?可能也会如此?
但我娘,还有很多我问过的人,给了我另外的答案。
一个人,单独遭受了命运的不公,你可能想到要去哭天抢地。
可是当一个城市的人,共同遭受了飞来的横祸,在这种群体危机下,大家的反应可能正相反。而唐山人民,选择的是沉默。
23秒的生死考验过后,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没有商议,没有哀号,没有哭天抢地。大家所做的其实只有一件事——自救。
先爬出来的救后爬出来的。先被救的救还压在底下的。死了的人太多了,尸横遍野。如果是你,这个时候唯一所能做的,恐怕也只有去寻找和救援。面对着断壁残垣和满世界的孤魂野鬼,哪怕多一个活着的人也好啊。这就是唐山人民当时心里唯一的想法。
唐山人民的确坚强。这沉默的三天,他们一秒钟也没有浪费。在中央迟迟找不到震中的三天里,他们没有外援,没有食物,没有药品,却救了无数的人。感兴趣的人可以去查一查。在地震史上,唐山大地震的自救比例是非常惊人的。而三天后,当解放军进入唐山,基本上唐山人民已经把能喘气的都挖出来了。剩下的,也就是转移伤员、安置伤员的杂活儿了。
当然,解放军还是干活的。来了以后,看起了仓库,看起了金库。老百姓呢,没有办法再去仓库底下挖粮食吃,只能漫山遍野的拣飞机丢下来的大饼。那时候是夏天,大饼丢下来,发毛的发毛,发霉的发霉,反正凑合着吃,饿不死。最好的食物是压缩饼干,据说为了争抢那个,还有老百姓被从天而降的饼干砸死。这无疑也增加了大地震的死亡率。其实我觉得这事儿,才是真正的众生相,冯导不敢拍吧?
再后来,国际社会听说咱社会主义遭难了。那时候资本主义国家还是很大方的。当时一研究,就拍板了救援方案。据传,纯唐山人民内部风传啊,当时的方案是,由当时世界上各有钱且靠谱的资本主义国家共同支援唐山重建。每个国家帮唐山建设一条街。
很没有气节的检讨一下自己,当时我听到这个八卦的时候,毫不掩饰的激动了。这多洋气啊。如果事成,唐山的街道将以美国街,英国大道,瑞士胡同命名。万国公馆算什么啊。来到唐山就来到了全世界。
可是,天朝无疑是有气节的。所以断然拒绝了。据说,当时中央给唐山人民下的指示,八个大字——自力更生,重建家园。这段,各种书籍也好,影视作品也好,无疑都很和谐的回避掉了。所以,没指望也不可能在电影里看到如此孑然一身的口号。我们看到的,是电影里的灾民成群结队欢迎解放军。其实,大家都忙着捡砖头重建家园呢,哪儿有空列队欢迎你们啊。你们连粮食都不给我们吃。
风萧萧兮易水寒,震中的唐山人民啊,死尸摞着死尸,被抛弃在举目无亲的废墟上自力更生重建家园,先辈们,你们该有多绝望,又该有多坚强?
所以说,汶川人民啊青海人民啊,你们还是幸福的。不管怎样,国家还是作势在救你们的。唐山人民呢,国家管不了,外国人想管,国家不让管。So,自救吧您哪。
接下来说说具有唐山人民特色的简易房。那时候,国家不给咱盖房子,解放军也只是运送一下伤员,人家的主要任务其实是保卫社会主义财产。老百姓没有地方住,只好自己盖房子。那时候,家家户户拣砖头瓦片,在废墟上盖起简易房。那种房子在现在的人看来,其简陋程度是无与伦比的。但是,却是唐山人民唯一的栖身之所。由于后续建设的不到位,很多唐山人民甚至直到2008年还住在曾经的简易房里。而据我所知,震后第一批楼房是1980到1981年才入住的。能住进去的也只是一小部分。所以,什么“没两年大家就都搬进了新房子”,全是扯淡。
正在家家户户争盖简易房的时候,有一个老人家去世了。那时候,不光是唐山人民,全国人民都视老人家为天神一般的存在。举国悲痛那是一定的。对于唐山人民来说,那段日子无疑是雪上加霜。据我娘说,当时她正在给自家的简易房搬砖,猛听见大喇叭里传出老人家的死讯,当时的感觉是——眼前一黑,手里的砖头就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摔了个玉石俱焚。主心骨没了,咱还地震了,天都塌了啊。
后来,我又问过很多人,他们的描述各有风格,但总体来说,那种天灾人祸并行的绝望感觉是一样的。
如果说,那么多的阴暗面,冯导要回避,唐山人民如此真诚的情感,你怎能忽略掉呢?这无疑是为和谐社会立新功的镜头啊!而我看到的,只是军营里整齐划一的小白花,难道我们老百姓就不能哀悼一把他老人家吗?
更给力的是老方家的人,挖出来救活了,就拉倒了。顺理成章就安居乐业了。为什么他们不用抢大饼,不用抢压缩饼干,不用自食其力搭简易房,甚至不用哀悼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地震这场浩劫中,他们家简直是世外桃源啊!
如果说,冯导这样处理,是为了体现唐山人民的乐观,那么我要赞同他一下。唐山人民其实是真乐观,那么大的事儿,被问起来,三言两语描述给你,还掺杂着一些让你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的段子。充满了专属于那个年代的黑色幽默感。不过再黑色幽默,我也没听说过地震当晚凌晨三点两口子不睡觉跑到大卡车上去叉叉圈圈的段子。
提一句,那个时侯是1976年,文革末期。这种背景下,不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也是人人自危道路以目了。唐山只是一个普通的城市,夜生活,真的没有那么丰富。凌晨三点还街道上欢声笑语的,还车震,如此罗曼蒂克的事儿,就算是现在的唐山,也绝对是前卫的要命的事儿。那时候,我知道大家忙着社会主义建设,忙着歌颂伟大的毛主席,唯独叉叉圈圈这种事,我不知道也要如此时不我待。
当然,我们大可以理解成这样是为了更好的表现唐山人民伟大的夫妻感情,以及泰山崩于前而不为所动的革命乐观主义情怀。大灾难之前一次酣畅淋漓的性爱之后,小夫妻就人鬼殊途十年生死两茫茫了。为了那大悲大喜的对比,这叉叉圈圈的事儿,我就不揪着不放了。
其实地震前那一阵,气氛很山雨欲来风满楼。那时候正是人民群众观测地震的热情高涨的时候。大到市地震局,小到中小学地震研究小组,几乎每个单位都有地震观测点。地震发生前,各观测点都有各种预测,说是要地震要地震。当然,这种信息良莠不齐,但口径空前一致。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是多么爱这句话啊,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都可以用这句话来概括),最终大多数人也没当回事儿。只有青龙县的一个书记还是县长的,当回事了。于是全县出动躲地震,最终免遭这场浩劫。
从那以后很多年,唐山人民都有躲地震的传统。童年回忆里,很多次,被邻居急促的敲门声叫醒,跑到小区附近的广场上,家家户户铺一条席子,人山人海的坐等地震来。这种传统伴随着大大小小的余震,直到九十年代末才逐渐消失。这一次一次的躲,代表了唐山人民一次一次的伤痛。什么叫地震,什么事地震留给人心里的隐痛,只有在这个时候,你才看得到。
当然,老方家人是不会有这种感觉的,他们生活在唐山的另一边。
地震带来的东西其实蛮多的,集体恐慌下人们的生活也是非常态的。也许,那才是我们期待的,我们要看的,我们要关注的东西。
在那个一半天灾,一半人祸的时代,唐山人民毁了,唐山人民又挺过来了。而我们依靠的,是人的灵魂里,最坚定,最执着,最本真,最原生态的东西。那是求生的本能,以及对于活下去无与伦比的渴望。是这些支撑着我们走过那段不堪重负的历史。是这些鼓舞着我们挺过那些惨绝人寰的画面。是这些让我们踏过哀鸿遍野的死尸,浴火重生,来到你面前。
然而,让我不明白的是,当你的先辈们向你讲述那些无名的尸体,那些路旁的死人,那些由于伤重不治而被抛弃在路边的奄奄一息的伤者的时候,你应该去忘记这段历史呢,还是应该铭记它?在一场浩劫里,我们应该记住的究竟是什么?是那个废墟之上的摇摇欲坠的幸福家园呢,还是那个承载希望的坚如磐石的底座?如果是前者,那当我什么都没说。故事好看,片子和谐,管你地震过没有。但是,导演啊,你想过没有,如果是后者呢?
分享 举报